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侯慰辉:那些张皇不安,正是青春时光

发布时间:2019-10-10 15:33:39

侯慰辉:那些张皇不安,正是青春时光!

我逐渐长大的那些年,我在年少的张皇不安里欢喜或者头破血流,而他在“处变不惊“里稳妥得有些老气横秋。

然而,多年过去,我终于也渐渐变成了这样一个佯装不张皇的成年人,内心却为自己精神的迅速苍老而无比不安。面对任何事情,没有热情,从来不曾有什么真正的备用方案,习惯扬起一张冷漠的脸,以不变应万变。这是我们这些麻木的成年人的通病,有一种令人悲哀的苍老隐匿其中。

世界在我们眼里大抵不再有什么不同,每一日都不再有什么新鲜感。那些年轻而有热情的不安,在我们眼里开始变得可笑。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过成了无尽的重复和死水一潭,毫无生趣。我们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想不起曾经“蹦跶”的日子。头顶着一片井口大小的天空,却觉得世间万物已尽收眼底。

直到有一日听到高晓松的一些剖析,我的内心有些东西就开始稀里哗啦地倾倒了。

古人有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高晓松在《鲁豫有约》中曾感慨:没到四十岁的时候老觉得,四十不惑的意思就是,你就明白了,什么都懂了。然后等到四十岁才发现,不惑的意思其实是说,你不明白的事情,你都不想明白了。年轻的时候,每件事情你都想明白,因为老觉得,有些事情不明白,就是生活的慌张。后来等老了才发现,那慌张就是青春。你不慌张了,青春就没了。

高晓松所说的慌张,正是青春时光,是凡事都抱有孜孜不倦的热情和好奇。年轻的时候不懂这种慌张,以为这让人羞愧。年岁越长,才会懂得这慌张的珍贵,里面是鲜得能掐出水的青春。

人生若没有了这份慌张不安,青春可能在十八岁就戛然而止。那份慌张不安,其实是时刻整装待发。

真正的处变不惊里永远包含着些许张皇不安。那是奋力拼搏之后的冷静和热烈,对生活认真而热切。天边何时云卷何时云舒,尽在了然,却又永远新鲜如初,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