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娄底美食 > 正文

煨趣

2014/12/25 15:49:17   网上购买彩票  袁委淑

也许是自古栖居蛮荒之地,新化人在吃食上至今还保留好些古风。很多的食品,我们依旧喜欢煨着吃。

小时候,我最爱帮奶奶煨辣子。煤火上坐个铁架子,从麻篮里翻检出滚壮的青椒,让它们一个个趴在铁架子上。过一下子,朝火的那面就噼里啪啦纷纷作响。眼见着辣子鼓了起来,又很快爆破。翻一面再煨。待两面都煨成黑麻子时,辣子就瘪了下去。趁热赶紧剥皮,剥得干干净净,里面的辣子肉依旧嫩绿水灵,再手撕成细条状,加入蒜蓉、姜、盐、醋,拌匀,上桌,绝对是盛夏时一碗最开胃的小菜。两个字:“过瘾!”辣得过瘾,鲜得过瘾。

柴火灶里煨土豆,煨红薯。最有味的是在家里做好事的时候煨。奶奶,妈妈,叔妈,姑姑们,都在偏厦里一边说笑一边忙碌。我坐着小板凳烧柴火。奶奶嫌我不会烧,大把大把的干柴堆着,尽出烟,不冒火。奶奶握着火钳扒拉几下,抽出几根柴,那火就疏密有致,窜得好高,长长的火舌子纷纷舔着锅底。奶奶又用火钳在灶底扒拉出一个眼,把土豆和红薯丢进去,用灶灰盖住。

酒席还没开始,忙碌着炒菜的叔妈就叫了起来:“快来呷快来呷,红薯熟了哦!”从灶灰里扒出的红薯、土豆,被我们这些细人几急不可耐的抢到手。好烫啊!烫得一边换手一边跳,还是烫,没办法只有丢地上。过一会再捡起来,剥了皮,那种香甜,舌子都差点吞下去了。

煨苞谷。黄昏时候,用筷子插住蒸熟了的苞谷,放煤火上,慢慢转动,像转万花筒一样。煨出来细长细长的香,让人迷醉。我眼里的苞谷,远比夕阳灿烂。待到苞谷上煨出了无数的小黑麻子后,一边掰,一边啃,脚底下几只鸡,低着头啄我掉下的苞谷粒。那只大公鸡,眼巴巴地看着我,忽然伸长脖子,跳了起来,我高举着苞谷,像举着一面旗帜。

煨糍粑。那是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袄,围在火边,一边翻动火钳上的糍粑,一边拉着家常。糍粑慢慢鼓起,又缓缓瘪下去。就像我们的谈话,有高潮,有默默无言。回想起来,哪怕不说一句话,那相守的感觉,同火钳上的糍粑一样,温暖,软和,刻在心上,久久不能忘去。

煨广粉。这就是小孩子的专利了。专拣广粉中的“猪崽”,就是那些个子粗壮的。把微黄的广粉靠近炭火,很快,细“猪崽”就变成了雪白的大“猪崽”,蓬松,香甜。

煨螃蟹。几姊妹到溪河里掰石头,蹑手蹑脚掰开,水就浑了。螃蟹横着八条腿开溜。大家赶紧去捉。捉回的螃蟹用小竹片插住,放火上煨。螃蟹越来越红,掰一只腿放进嘴里,嘎嘣作响。溪河里的螃蟹又有多少肉呢?我们喜欢的,无非就是那种煨趣。

烧柴火早已成为历史,连炭火都好多年没烧了。

煨红薯还在继续吃。某条小巷,一只架子车,一个铁皮桶,一位衣裳简朴的人。圆筒上摆了生熟两样红薯。走近了,那人就揭开盖,戴着帆布手套,从腾腾的热气里帮你选。这种煨红薯不便宜,买两个红薯就要几块钱。女儿喜欢吃,我也喜欢吃。可是老公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说还是柴火灶里煨的好吃。问题是,到哪里再去找柴火灶里的红薯呢?老公偏偏还要火上浇油,说煨红薯的铁皮桶是大油桶,有毒。

姐姐在液化灶上煨甜椒。像小时候一样,煨到皮焦,再剥皮撕成细条,加蒜蓉姜末等。孩子们非常爱吃,说比店子里的擂钵青椒还好吃。姐姐由此非常得意,列举甜椒如何如何营养丰富,煨甜椒就成了她的招牌菜。可是有一天,我在微信上看到转基因食品的诸多光彩夺目的照片,红艳丰美的甜椒竟然也在其中!

一直想不通一件事。我还正儿八经跟姑姑讨论过,姑姑一口咬定那是真的。小时候,我们这些细人几,在外头受了惊吓,爷爷就给我们煨胎蛋。爷爷在祖宗神位前点香烧纸鞠躬,八仙桌上坐一碗水,升子盛着的大米上卧两个蛋。爷爷端起水,转着圈圈念念有词,又端起蛋,转着圈圈念念有词。细人几在一旁屏息凝神看着,大气都不敢出。爷爷用大拇指和食指将碗里的水弹到蛋上,再念念有词,把黑线一圈一圈,慢慢地缠到蛋上……忽然,爷爷说一声:“好了!”细人几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就落了地,拿着蛋,欢欢喜喜跟着奶奶来到偏厦,等着它们从灶火里煨熟。煨胎蛋远比煨红薯和煨土豆好吃。吃了蛋,那根黑线就缠在胳膊上,好几天才能松去。胳膊上缠了黑线总是很幸福,一直回味,回味那热乎乎的焦香味。

那根黑线,爷爷奶奶一口咬定是缠在蛋上放灶火里一起煨的。我总是不信。偏偏到现在,姑姑还在帮着作死证。

怎么就烧不断呢?还是不想也罢。

 

[ 责任编辑:刘明军 ]

时政 社会 县市 教育 旅游 汽车 娱乐

新闻头条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16 anteldat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娄底网上购买彩票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娄底手机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服务电话:0738-834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