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娄底美食 > 正文

杯子糕

2014/12/25 15:53:53   网上购买彩票  袁委淑

去年女儿遥遥学校要举行义卖,义卖所得将全部捐赠到湖南西部的一所学校。遥遥那个小组很想创造优良的业绩,商量了好多次,卖学习用品,卖小饰品,卖零食……哪个方案似乎都有人在着手准备。为此,遥遥回家反反复复向大家征集:“卖什么才畅销呢?卖什么才畅销呢?”我们也帮着出了很多主意。最后,遥小姨石破天惊:“遥遥,卖我们新化的杯子糕,长郡芙蓉绝无仅有。我正好要去长沙,顺便给你送去。”从新化到长沙,300多公里。开车送杯子糕的消息在QQ群一传开,9班老师和家长都非常兴奋。虽然后来遥小姨有事没去成长沙,但是杯子糕还是如期运到了长郡芙蓉中学。遥爸提前几天在新化十字街的那家百年老店预定的200个杯子糕,乘坐大巴车到了长沙南站,再由9班的一位家长专车接杯子糕,箭直送到学校。下午3点义卖,我们这些不能去的家长在QQ群上看老师现场直播。天!我家的杯子糕卖得太快了,价格翻了一倍,一块钱一个,老师学生都排着队来买,连校长也来买了5个。卖之前,我家遥遥留了个心眼,给长沙的小妹妹留了5个在课桌里,用作业本盖住。谁想这藏着的5个也被小组同学翻出来卖掉了。有位家长买了10个,边吃边问遥遥:“这是杯子糕吗?怎么和我在长沙吃过的完全不一样?”

杯子糕在外地做出来,就不是新化的杯子糕了。

而离开十字街那家简陋的老店,杯子糕也就不是我想要的杯子糕了。

我老公去十字街预定杯子糕时,眼看着小店门口站满了买主,5个一小袋,10个一大袋。店主是一对非常素朴的中年夫妇,给蒸笼加水,倒模,浇模,收钱,忙得脚不沾地。买20个以上就不卖,必须提前一天预定。我老公是有几分商业头脑的,问:“这么好卖,怎么不扩大规模呢?”男主人闷声闷气回答:“小本生意,请得起人吗?”我老公笑,说:“我跟你学徒,怎么样?我不要你开工钱,也不抢你的生意,我把店开到长沙去。”男主人照例闷声闷气:“要得,不过要学就得学三年。”吓得我老公立马噤声。

这家老店,朴素得连店名都没有。十字街,靠中医院那边,就是它的标志。十字街已老得成了一条爬不动的蚯蚓。弯弯曲曲的石板路,弯弯曲曲的砖木房。房与房之间布满了弯弯曲曲的电线。让许多新化游子梦魂萦牵的杯子糕,就摆放在屋檐下一个简易的木架子上。低矮的门内,几炉炭火,几只熏黑的大铝锅,热气腾腾。一揭盖,小圆瓷杯坐排排叠塔塔,里面的杯子糕金灿灿,肚脐糕白如雪,可爱极了。男主人用小竹片片,将杯子糕肚脐糕从杯中一一撇出来。那些小圆瓷杯,一看就知历经了悠长岁月,有的已经严重豁口。上午九十点左右,杯子糕售罄,简易木架被收进屋。低矮的门依旧洞开,寂静无声。一只猫咪在屋檐下打着盹。陌生人若来此地寻觅杯子糕,在老街里走上几趟,哪座楼都是那样老,布满了褶子和老年斑,梦一样迷离,让你分不清谁是谁。

我曾经问过店主,他还是闷声闷气,说杯子也是祖传的,摔坏一个少一个。几年前,娄底晚报文艺部主任曾亦云曾对这家老店做过专门报道,曾亦云是新化藉人,她图配文,将老街老店以及古老的民风渲染得余烟袅袅,欲罢不能。老店的老主人非常厚道,用料又讲究,虽然早已乘鹤西去,但是他的为人和工艺,竟然丝毫不差地传承了下来。

其实新化民间卖杯子糕的还有不少人。比如在新化的向东街,除了一家挨一家的面馆,还有各式小吃摊,摆满了油糍粑、马练王、鼠印粑、糁子粑、杯子糕、肚脐糕……让人目不暇接。多年以来,每到周末,我就喜欢去向东街觅食。这些密密麻麻的店铺,密密麻麻的吃食,鸡飞狗跳,众声喧哗,永远带给我生机勃勃的烟火气。这条街,让我又爱又恨。我一说起它眉飞色舞,可一带外地客人到这,就立马感觉到它前所未有的破败和杂乱。那些被油烟熏得不见本来面目的老店,那些在摊子下摇头摆尾钻来钻去的猫狗,简直是忍无可忍了。那时,倘若向东街有几分戴望舒笔下雨巷的丁香味,该是多么的好。

前几天陪湖南女子学院礼仪中心的几位教授专门到了向东街吃新化特色小吃。事先声明了好几次:向东街又脏又乱。教授们却执意要去。说湖南卫视已经播放过这条老街,神往已久。去了向东街。红汤牛肉面、杯子糕等一路吃过,又是拍照又是发微信,流连忘返。怯怯问了一声,对向东街的印象怎么样。答:哪条老街不是这个样子。

我后来又去十字街老店买了杯子糕,送给他们,每人20个。再尝,对杯子糕印象更好。说向东街的杯子糕已经很好吃了,十字街的更加筋道。


 

[ 责任编辑:刘明军 ]

时政 社会 县市 教育 旅游 汽车 娱乐

新闻头条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16 anteldat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娄底网上购买彩票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娄底手机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服务电话:0738-834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