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资讯 > 正文

新化墨溪村的旅游梦

2016/7/5 8:55:46   娄底网上购买彩票  记者:刘明军 通讯员:刘卓夫 彭润英 邓志文

DSC_4862.JPG

俯瞰墨溪村

远方,总是充满诱惑;

远方,总是让人遐想。

而偏僻的山村,正是城市的梦想。

于是地处偏僻的新化县奉家镇墨溪村就做起了城里人的旅游梦。

恼人的梅雨过去,火热的夏天来临。在这盛夏时节,生活在秦人梯田——新化县水车镇紫鹊界梯田王国的刘卓夫老人向记者发出盛情邀请:请记者到他曾插队下放生活十多年的偏僻山村——新化县奉家镇墨溪村去走走看看,说,那是一个与怀化市溆浦县接界的深山老林,真正的边远地带,那里有很多的优美景色,他自己也有三四十年没回去了。

起初记者并不太想去,因为那里离记者所在的娄底城区来回有400多公里,路途遥远,没得三两天打不了来回,但想想,它在雪峰山深处,是一个遥远的所在,何况刘老是个大实在人,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求记者。抵不住一个户外人内心深处的诱惑,也想起作为一个记者应有的担当,终于决定:去!

DSC_4845.JPG

几百年的墓碑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6月18日,周六,清晨,我和另外三位朋友踏上了征程。沿娄新怀高速一路前行至溆浦县两江收费站下。沿路的崇山峻岭,一路的桥梁隧洞,在夏日阳光下,郁郁葱葱的树林、路边盛开的黄花,构成了一幅长长的山水画卷。

根据导航,下高速经过溆浦县岗东乡只15公里就到了新溆交界的墨溪村!而这墨溪村,童年时就听父母说过,是个交通要道,口语中叫它“墨溪岗”。搭帮修通了高速公路,昔日的穷山僻壤、深山老林,现在居然是天涯咫尺!

QQ图片20160629125005.jpg

一到墨溪村,卓夫老人的同学、老村支书田大友夫妇立即端上香气四溢的清茶。高山有好茶,果然不假!只是原来的墨溪茶场因为早年的价贱如今早已荒废退耕还林了,只成为导航地图上的一个导航点。深山空气好,人勤寿命长。当了30年村支书的田大友去年才卸任,可完全看不出是个60岁的人。田老支书一边安排夫人张罗饭菜,一边和我们聊天介绍情况安排行程:第一天,先看龟形山、鱼形山、蛇形岭、红军烈士墓和红旗界,走走红军路;第二天,看洞冲坑和飞水洞瀑布以及邻村溆浦县三江镇龙泉村的龙泉山古寺。(每逢2月19、6月19、9月19,据说是观音菩萨生日,龙泉山古寺更是香火鼎盛,其和尚墓葬群是唯一保存下来的人文古迹。龙泉山泉从洞中出,泉水富含硫化物,如龙吐水,冬暖夏凉。当年红军在此驻扎,后国民党军将领何健追至此,特登山门求凶吉。)

客随主便。就先听听村里的情况介绍吧。

DSC_4807.JPG

墨溪村的传说

墨溪村地处娄底与怀化交界处,是新化县奉家镇最边远的一个村子,当地人称“墨溪江”,原属老平罗乡所辖区域。
       当地人还把墨溪江划为上墨溪江和下墨溪江,这是根据水的源头而命名的,上墨溪江是水的发源地,从奉家镇去墨溪村要经茶岗岭,茶岗岭把墨溪江和外界隔绝了,从茶岗岭往下走就是墨溪江,往上走就是溆浦县的桥江镇,从下墨溪往下走又是溆浦县的岗东乡。墨溪江村和溆浦就一步之遥,经红旗界踏入岗东,从柴刀界踏入桥江镇,墨溪村到奉家镇政府24公里,到新化县城120公里。现在,墨溪人去新化县城一般从溆浦的三江口上娄新怀高速,到两江(三江口)高速收费站只需20分钟,全程到新化县城只需60分钟。

DSC_4817.JPG

洞冲坑洞

墨溪村总面积为15972亩,耕地面积672亩,其中水田366亩,旱土306亩。全村有12个村民小组187户768人,森林覆盖率达94%之多。进入墨溪村便是满眼绿色,像进入了无边无垠的大海,只有一条蛇一样的硬化公路通往山外,稀疏的几幢楼房活像大海中的几艘不显眼的船舶。

村里有龟形山、鱼形山、蛇形岭、象形山、飞水洞瀑布、洞冲坑洞、红军烈士墓、千年古梨树等风景点。洞冲坑洞据说可通至15公里远的奉家镇下团村(古桃花源)的水江。飞水洞瀑布高70多米,为墨溪源头,流入渠江,合于资江。
     DSC_4854_副本.jpg

古梨树

古梨树高20多米,需3人围抱,为新化与溆浦交界的自然界碑,所在山坳取名红旗界,说是当年红二六军团在这块平地上休息,把军旗插在这里,红旗界也就由此而得名。梨树开花结果,茂密的绿叶下长满了小梨子,但这梨没熟时不好吃,味酸、苦涩,根本咬不动,熟了就很酸甜。文革前,梨树旁有更大的杉树相对耸立,现仅余巨大的树根。此界也是奉家至溆浦县岗东乡的必经之地,古游人至此,必歇脚喝茶,无论往来,均心欢喜,因为过界后家乡、客栈均不远了。站在梨树旁,我们一行很好奇,频频拍照,看看溆浦又看看新化。

DSC_4859.JPG

巨大的杉树根

墨溪取名,传说是很久以前,上墨溪出了个秀才,读书勤奋,笔耕不辍,常年写字后于溪边洗笔,久而久之,竟致溪水尽墨色,故名墨溪。后来秀才高中离开家乡去京城为官,河水又变得清纯透亮了。溪水可直接饮用,河里的鱼是上等的美味。现在村中有人官至师团政委,20世纪60年代前有大学生1人;80年代后有10多名大学生。鼎盛时期,溆浦县的邻镇村人都来该村读书。

DSC_4853.JPG

古老的驿路,长征的足迹

青山处处埋忠骨

像墨溪村一样风光秀美的村庄,在新化多的是,但像它一样有着红色血统的却并不多——村里有座红军烈士墓。也正因此,当新化县奉家镇上团村的红二六军团司令部旧址——“竹园”,于2013年5月成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它成了时下一个热门所在。田支书等几名村干部带我们瞻仰了红军烈士墓。

烈士墓静静地躺在半山腰中,就在红旗界下不远,四面青山,周边绿树青草掩映,烈士墓下边3米处有一墓相陪,显得并不孤零。

DSC_4777.JPG

史载,1935年11月19日,贺龙、任弼时、王震、萧克率红二六军团从桑植县开始长征,红军突破敌人澧水、沅水封锁线后,兵分三路直插湘中。11月27日上午,王震、萧克等率红六军团军团部和16师、17师从安化润溪坪口进入新化。11月28日到达新化县城,军团司令部设县城老屋陈家(今县总工会所在地),并在此留影纪念。29日上午到达锡矿山,司令部移驻锡矿山的宝大兴。12月5日,红六军团前往溆浦。12月12日,红二军团4、5、6师9000余人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甘泗淇、李达等率领下也从溆浦县的岩家凼出发,经桥江、罗家坡进入新化永靖乡境内(今奉家镇),司令部设在上团“竹园”(今属奉家镇上团管区),12月14日,进抵水车镇锡溪村,15日,在鸭田村(今属隆回县)与国民党保安司令晏国焘部激战,取得重大胜利。

1935年12月12日,大队红军从墨溪江奉显培、奉显地家门前走过,天黑时,奉显地家住进了6位红二军团的战士。这些战士在照顾一个胃痛(痢疾)的年近40岁的老战士,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大家给生病的战士实行土法治疗但无效果,第二天,胃痛的战士病危,有个干部模样的红军留下两块银元,委托村民奉显地照顾。当天中午,这位战士与世长辞,奉显地和奉显情两兄弟把战士的遗体用四层稻草包好,抬到山上安葬了。每年清明节,奉显地都为烈士扫墓,奉显地死后,他的儿子奉名秤(老人于2013年冬逝世)和当地罗承忠等人年年为其扫墓。

但红军战士究竟是谁安葬的,当地有不同的说法。现年53岁的奉孝义告诉记者:他父亲奉名鼎生前曾对他说,牺牲的红军战士是他和奉显情安葬的。但是1976年湖南师大有2位学生前来调查了2个月,调查的结果是红军战士是奉显地和奉显情两兄弟安葬的。因为当时当事人大多健在,湖南师大学生的调查应该更具可信性。

罗承忠是共产党员,文革后期任墨溪大队大队长,从小学医,80多岁去世。他除了每年为烈士扫墓外,还为后代子孙经常讲红军长征的革命故事,他临终前交待儿子,把他安葬在红军烈士的坟前,他要永远为烈士守灵。

DSC_4787.JPG

1976年10月19日,原上团公社委员会、上团公社革命委员会所立红军战士烈士碑

“文革”结束后,经罗承忠提议,1976年10月19日,原上团公社委员会、上团公社革命委员会特为这位红军战士立碑纪念。在红二六军团司令部旧址成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后,2015年1月15日,现奉家镇政府重新修墓并立了“五合碑”纪念。

DSC_5134.JPG

飞水洞瀑布

从茶岗岭俯瞰墨溪江,墨溪村像一口硕大的绿色的锅,这地方几乎与外界隔绝,形成天然的自由王国,有着独特的个性和鲜为人知的神秘色彩。

QQ图片20160629124936.jpg

我们的车行至七组,在几位村干部的引导下,进入了深山老林。这时候一条小溪流入墨溪江,我们沿着村干部临时用刀砍开的小路往上爬了大约3公里,就见到了一悬岩峭壁上悬挂的飞水洞瀑布。天然的河床像刀削过一样陡峭光滑,只可观望不可攀爬,从远处看像天上掉下一匹白色的布,走近了像天上散下的白色粉沫,跌入绿潭中。我们像进入了原始丛林,除了绿色的灌木丛和瀑布发出的轰响,什么也没有,山连着山,峰牵着峰,一色的原生态自然美景,把每个人都深深地陶醉了。

DSC_4804.JPG

据老支书田大友和村主任奉友富介绍,这里到了八九月,满山的野果更惹人爱,有八月果、猕猴桃、五梅子(一种山果,味甜,微酸,几十粒粘在一起的颗粒状,红色)。我们沿岸爬至飞水洞的一半处,这里有岩石生成的一小块平地,两边有青藤和树枝伸过来,掩盖着光滑的岩石,这洞底下居住着野味十足、营养丰富的石蛙:这东西长期喝井水吃小虫,抓来下酒味道美极了,大的有半斤多一只,黑色,形态像青蛙,但很活泼,一般人很难抓到它,到市面上可卖到200元/公斤。墨溪人都是晚上点火把去捕捉,碰巧了一晚上能抓到十几斤。

从飞水洞下来,我们饥肠辘辘,驱车去田支书家吃中饭,田支书夫人为我们一行煎了大碗墨溪河鱼,每条3-5寸长,炒了土豆丝、土鸡等,满满一大桌,下着当地米烧酒,地方菜真好吃。

DSC_5127.JPG

墨溪村的旅游梦:高峡出平湖

墨溪江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这里是自然的天堂,是文化和旅游的沙漠。由于现在通了高速公路,前往奉家上团村的游人和去新化办事的镇村干部一般都抄近道从墨溪村路过。一如当年,墨溪村又成为了新化奉家至溆浦岗东的交通要道。在新化开展全域旅游的热潮下,在奉家镇下团村古桃花源和上团村红色旅游的带动下,墨溪村人民也春心萌动,做起了高峡出平湖的旅游梦:在墨溪江的出水口筑一道9米宽的拦河大坝,把下墨溪变成一个人造湖,在湖堤和两侧栽几行桃柳、映山红等观赏性的植物,在湖中央修一凉亭,让垂钓者钓鱼、下棋、聊天;买几只游艇,供客人游玩。湖水清澈见底,游鱼历历如织,这湖里的井水鱼皮紧肉嫩骨头少,好吃得很。每到桃红柳绿的二月,划个小船,载个村姑,亮着歌喉,唱一首最土的山歌或民间小调,这感觉又如何呢?

DSC_5163.JPG

墨溪江土地肥沃,特产丰富,地方特色深厚,山民勤劳、纯朴、善良、忠厚。墨溪江盛产楠竹,可办一家大型竹器厂,盛产木材,装上车就是钱。水稻、高粱、玉米、大豆,种到哪好到哪,无公害。玉兰片、金银花、茶叶、药材、石蛙、河鱼、山蕨粑、冬笋、板鸭、柴火腊肉,应有尽有,糯米糍粑,味美甲天下。

DSC_5139.JPG

这里没有泥石流等水土流失,青一色的原生态自然环境,常年绿树掩映,月明风清。

这里交通方便,离新怀高速约15公里,水泥硬化路直到各组各户,大路直通红二六军团司令部旧址、古桃花源、紫鹊界漂流、渠江源、紫鹊界梯田等风景名胜区,可沿途观光,如果您备好一周行程,能让您玩个痛快!

良辰美景惹人醉,人生得意须尽欢。何不忙里偷闲,呼朋唤友,喜欢户外的,背起行囊,走走红军长征路;热爱休闲的,三五成群,尝尝墨溪土鸡香!(记者:刘明军 通讯员:刘卓夫 彭润英 邓志文)

DSC_5222.JPG


相关文章

步入墨溪岗

红二军团9000余人,在今湖南省新化县奉家镇墨溪村、寨园村、上团村和下团村住了两天两晚。奉家镇地处雪峰山脉东麓,湘中的最西端,走出奉家山,意味着走出深山老林,进入湘中的丘陵地带。首长们明白,敌人在山下布防,必须先打探敌军的情况,才能做出出山的决策。因此,到达溆浦县罗家坡时,战士们都得到了首长们的命令:在奉家山住下休整。

红军战士最先进入墨溪岗。墨溪岗村8组奉孝元回忆起红军进村的情景,记忆犹新,他介绍说:“记得红军进村是1935年12月12日,那年,我9岁。记得红军战士是中午进的村。随着有人喊:“快躲起来,来了拿枪的!”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出门跟着大家跑,拚命地跑,一口气跑进深山里躲起来。后来又听见有人喊:“不要怕,是红军,红军战士是我们自己人!”我们放下了快跳出口腔的心,出了山,回了家。

1935年12月12日,“那是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日子,先一场雪还没有融化,”86岁的奉名秤回忆说,“地上还有不少积雪。天快黑时,有一群红军战士在我家门前停住了脚步,我爸爸赶快出门迎接。我也跟着出了门”。这伙红军战士共6人,其中有1个病号。奉名秤的爸爸奉显地忙去柴角落里拿来干柴,烧火供战士热身和烤衣服。见大家都是一副饿坏了的样子,奉名秤的妈妈煮了6升米,结果饭还不够,于是又煮了一锅。但其中的那个病号不但不吃饭,而且滴水不进!没有药,也没有药铺,战士们都急了,前来看望战士的小伙子奉显情想到了去喊草药郎中。当晚,大家围着病号和郎中坐着,一直坐到大天亮。吃过早饭,有人前来传达命令:“今天下午到上团村集合!”军令如山,为首的不得不将病号托付给奉显地,且留下两块银元。当天,病号逝世了,奉显地和奉显情动手,用稻草包裹着尸体,抬进深山埋了。奉名秤说:“烈士个子高大,看上去在40岁以上。”后人立了“红军烈士之墓”碑,6字横写,其上有肩标:“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该碑至今还在,且完好无损。

茶岗岭点兵

墨溪岗是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窝,山高窝深,森林茂密,居住稀散。不是红军投宿的目的地,拖在队伍后的老弱病残及其陪护者,不得已才住在奉显地等农户家中。茶岗岭点兵可以说明这点。

从今红旗界下山,进入墨溪岗。在这个寨子里逆山溪走不到300米,是上山。爬约2000米缓坡,到达茶岗岭。茶岗岭是一个山坳,眼前开阔,横着一条大峡谷。从茶岗岭而下的大山湾,所辖的坡地,是今天的寨园村,谷底的山溪水,从右向左流向千里渠江。上游是今天的上团村,下游是今天的下团村。从茶岗岭分岔,有两条下山路,右边的路到上团村,左边的路达下团村,都是当年的交通要道。9000多官兵,即便是躺满农家的阶基,也需要这三个村子的全部民房。于是,有人指挥分队下山,各连队负责人借短暂驻足的机会清点了人数,寨园村奉铭阶见证了这一过程。

奉名阶的儿子奉孝同,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上过朝鲜战场,1953年至1958年,在中央警卫团一中队给毛泽东主席当警卫员。奉孝同回忆说:“我是1928年出生的,红军在我家食宿时,我刚满7岁。但那事我现在记得很清楚。”奉孝同家在通往下团的路上,从茶岗岭走约2000米平路到达。见来了扛枪的,奉孝同和姐姐带着弟妹们住屋后跑,“别跑,我们是自己人!”“别怕,我们是自己人!”奉孝同说:“我们不相信,还是跑进山里躲起来。”直到看见爸爸将红军战士接进屋里,他们才出山回家。奉孝同回忆说:“后来,我爸爸告诉我,他在茶岗岭茶亭里,被红军首长留住问路,看见他们数兵。爸爸介绍完情况,回到家里烧了茶,准备迎接红军战士。”

“累不累,爬雪山过草地;苦不苦,红军二万五”,一点不假。寨园村何爱迪回忆说:“红军住在我家的那年,我9岁,我们家的楼上、阶基上都躺满了战士。阶基上潮湿,有的地方还有积雪或积水,我和我爸去牛栏上放稻草,好些战士不等垫上稻草,倒地就睡,一睡就进入梦乡,我和我爸不得不一个一个给盖上稻草。”饥饿、寒冷,加上连续行军,沿途都有红军战士伤亡。茶岗岭点兵,伤亡多少,是永远的秘密。

竹园“异主”

2011年12月,“竹园”入选“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2013年5月,成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竹园始建于明末清初,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689平方米。大门正面为圆型二重拱门,正对山溪的源头。门两边为单层板屋,其它三栋均为两层板屋,与门楼组成四合院;二楼栏杆相连成回廊;相连处是楼梯和屋后通道。视线透过天井,步移景换,可欣赏四周山峰的景色。是大地主奉世卿重修的住宅。

奉世卿的财富在新化县排第八位,因此而叫他“奉老八”。他还是县衙内的参议员,对外界了解比较多,他知晓红军是怎样的军队,早在红军到达前一天的12月11日,他就晓得红军要来,就给家里做好安排,再偷偷地离开了家。红军战士来到竹园前,只见大门敞开,不见人影。等到来了首长,征得首长允许,战士们才跨进竹园的大门。竹园内两个粮仓的门开着,稻谷半满。为何没人来抢稻谷?大家都不解。

后来,进来几位穿着破烂的农民,打头的说:“我们晓得你们是红军,是自己人。”并向迎来的战士伸出了双手。农民告诉战士们,奉世卿是心肠好的财主,他是做木材生意起家发财的。一位老农给战士们讲了奉世卿的故事,有一年,他亲自放的木排在武汉沉入了河底,险些还丢了命,但他并没有恢心丧气,第二年又放排到武汉。奇迹出现了,在先一年沉没木排的地方,浮着很多刚从水底浮出来的木排。他捡到这些木排,一下子赚得腰包鼓鼓的。从此,他回家买了很多山林,每到逢年过节,或遭遇天灾,奉世卿都会派人到茶岗岭茶亭熬粥,散发给路人。哪家遭难,他会主动借钱借米,不要利息。农民将躲着的家人喊了出来,要他们去做饭。随着有人一声号令,农民们从家里搬来干柴,在四合天井里燃起四团篝火。接着,烤火的烤火,吃饭的吃饭,战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有农民注意到,进正门右边的楼房,有战士站岗,猜想首长们可能住在这栋楼房里。

13日白天,有的战士散发传单,有的战士张贴标语,有的战士向贫苦百姓发放奉世卿仓库里的稻谷,还有一些战士走进老百姓家里聊天,更多的战士是在竹园的天井里,或在农家的堂屋里,围着篝火热身子。晚上11点,有农民背着一位被冻僵的战士,站到竹园大门口。值班战士接过,将其背上右边板屋的二楼。二楼靠正门边的那间房子,立即亮了灯。这灯没有再熄灭,一直亮到天光。后来人们猜测,贺龙等首长住在那间房子里,那冻僵的兵可能是通讯兵。

红军灯

从奉孝同家下坡3000米,进入下团村。下团村像一只锅,深深地镶嵌在群山之中。据奉掌姑回忆:“红军进村时,我12岁。红军是一伙一伙进的村,每伙几个人。在我们村里住了200多人。在我们家住的是第一伙,是我爸爸带进屋的。我爸爸叫奉名钦。在我家住的那伙人里,有一位师长。师长喝完我妈妈递的茶后,让我爸爸陪着去找了村里管事的人。那管事的召集村里的地主奉周礼、奉名直、奉卓人碰头。碰头后,这些地主就回了家,把粮仓打开,把腊肉烤鸭从梁枋上取下来,等待红军战士来拿。那时,我们村子里,只有几栋木房子和一条桥亭。如何住,如何吃,都是那师长和村里管事的一起安排。记得是分伙进农家吃饭,那师长要求大家让生了病的、年老的战士进农民家里住宿,其他的露天睡觉。那两晚,桥亭上睡了几十人,因为下雪,那几十个找不到露天地方躺下的战士,被村里管事的带进了那个大山洞。有两位战士住在我家的天楼上搞发报机,一天到晚不停接发电报。”

奉掌姑说:“我妈妈叫刘自凤,是热心人。见几位战士的双脚都肿得像红桃似的,土法上马,在火眼边烤满了萝卜,让战士们热敷。战士们很听话,热敷了一阵子。红军在我家住了两晚,我妈妈每晚给战士洗衣服,守着烘干才睡觉。记得是1935年12月13日晚,睡觉前,那师长提一盏红军行军灯,用双手捧着,送给我爸爸做留念,很认真地说:‘老奉,这是我留下的礼品。’见我爸爸没有接,又说:‘我是一位师长,等革命成功,我来看你,以灯为证。’我爸爸这才伸出双手去接。我记得爸爸接行军灯时,双手在抖,身子也在抖。”

奉掌姑介绍,1935年12月14日早饭前,有通讯兵从上团来,将首长的命令交给师长。师长作出安排后才回来吃早饭。队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战士上了山,翻过界进了许家村,一部分沿河边的路去了上团。

奉掌姑说:“红军走后,爸爸将行军灯收进了板仓,挂在靠天花板的右上角。红军走后,爸爸和我们全家人,都挨了那三位小地主的辱骂,骂我爸爸引狼入室,还扬言要找我爸爸算账。家有红军灯,觉得心里通亮,底气很足,任凭他们骂,就是不回嘴。这样,他们骂了半年,见我们不敢吭气,也就算了。盼星星,盼月亮,我们盼到了全国解放,但我们没有盼来那位师长!爸爸临死,对妈妈说,“保护好红军灯。那是历史的见证,要一代一代传下去。”见妈妈点了头,他才咽下最后一口气,闭上双眼。妈妈临死前,要我保护好红军灯,抓住我的手说:‘看到红军灯,你就会想到红军吃的苦:下雪天,和衣躺在土地上睡着,睡得很香甜······’

夹击老鸭田

13日晚,住宿在竹园内的首长得知国民党湖南第六保安司令晏国焘、副司令谭有晋所部二十三、二十四两个保安团在东麓山脚下的老鸭田守候的情报后,通宵研究作战方案,最终决定:分两路夹击敌人:住下团的100余人从丫髻寨下山牵制敌人,大部队从风吹巷下山包抄。于是,下团红军上山进许家,过坪上、坪下、爬川坳,经双林、玄溪翻丫髻寨,下山住金龙村等待命令;首长率9000余人的大部队爬岩板,进百牛塘、过风吹巷,绕道白源、柳双、投宿黄泥井、烂草田,15日开赴司门前,黄金井一带。

战斗于12月16日凌晨打响。金龙红军经水车、大同、东溪,行15公里于凌晨2点准时赶到老鸭田,打响袭击敌军的第一枪,实现引蛇出洞。10分钟后,主力赶到,以猛烈火力打得敌人晕头转向。这次战斗,获得重大胜利:毙敌150多名,其中有3名连长,俘敌300余名。保安团溃逃罗洪。红二军团奔向阳铺。(记者:刘明军 通讯员:刘卓夫 彭润英 邓志文)

QQ图片20160629124943.jpg

标签:新化 墨溪村 红二军团 [ 责任编辑:王星 ]

娄底网上购买彩票版权与免责声明:

娄底日报、娄底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娄底网上购买彩票发布,凡注明为娄底网上购买彩票的稿件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原文链接地址,例:“娄底网上购买彩票 http://anteldat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娄底网上购买彩票)”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时政 社会 县市 教育 旅游 汽车 娱乐

新闻头条

热点推荐

焦点图片
Copyright © 2016 anteldat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娄底网上购买彩票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娄底手机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服务电话:0738-8341588